当前位置:首页 > > 政策法规 >

广东台山7镇建9垃圾中转站 垃圾围城顽疾仍在

时间:2013-09-12 11:14来源: 作者: 点击:

广东台山7镇建9垃圾中转站 垃圾围城顽疾仍在

2013-09-06 09:06  来源:南方都市报 

从广东省江门市台山市台海路出发,经三合、端芬、广海,从广海沿海高速一直到汶村、北陡,一个事实是———台山的乡村“垃圾围城”有所缓和,但垃圾问题仍然严峻。2013年起,台山市先后在7个镇建立起9个垃圾压缩中转站,在很大程度上将乡村生活垃圾集中起来做无害化处理,但是相对于台山众多分散的乡镇,这仅是第一步。由于台山乡村面临垃圾运距过长、垃圾分类难推行等难题,市政人员建议用“斗山模式”,使村民负担与垃圾产量挂钩。

农村垃圾处理难,一直是台山城市保洁的难题之一。据悉,根据广东省要求,每一个镇必须建立一个垃圾压缩中转站。目前,台山18个乡镇中已有7个镇建成9个垃圾中转站,建成的垃圾中转站都是将垃圾运往唯一的垃圾处理厂———下豆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厂处理。而根据要求,乡村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要达到80 %,据台山市住建局介绍,台山现在设置垃圾压缩中转站的村镇基本可以达到50%左右。

据了解,台城下豆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厂,总占地面积698亩,总库容850万立方米,按照每日处理400吨垃圾计算,使用年限为50年,其有效库容351万立方米,使用年限为26年。目前运行的是首期填埋区的第一分区,库容201万平方米,设计使用年限为15年,第一期第二分区库容约150万立方米,设计使用年限为11年。

现在很多地方即使有垃圾收集点,村民还是不会往垃圾收集点里扔垃圾,依然是哪儿方便哪儿随手扔。

———台山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城乡建设管理股副股长谭人任

垃圾之困

马路旁广场垃圾随处扔

在端芬镇庙边圩旁边马路上,所有的垃圾全部都扔在马路旁边的一处空地上,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在马路边看起来格外的刺眼,有周边的村民告诉记者,生活中产生的垃圾仍然是“随便扔到那里就行了”。而在庙边圩内,多日的雨水天气,圩内广场上堆积了不少的枯枝烂叶,而在市场内,塑料袋等垃圾并不少见。

“有的时候是特别脏了村委会才会让人扫一次,”有村民讲,有时市里面或者镇里面要来检查,为了迎接检查突击的情况也有,“都是一阵风的行动,搞检查都是一时的。”采访中,庙边圩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多数乡村垃圾还是乱扔,原来庙边圩有集市的时候,还有清洁工人,费用由各摊主缴纳,后来庙边圩的集市衰落以后,就再没有钱雇佣清洁工。

“只能是村委会5天或者10天雇人清扫一次”,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即使一百块钱也难以雇佣人过来打扫,“村民没有这个意识,认为这里是村委会所在地,垃圾就必须由村委会承担,于是就会有随便乱扔垃圾的现象存在,每一个村的鱼塘,没有人承包就是垃圾场。”工作人员讲,按照10天雇佣人扫一次,每次一百元计算,一月也要三百元,一年三四千元,对于村委来讲,这笔钱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而这已经是保守的估算了。

意识难转变垃圾分类更难

“现在很多地方即使有垃圾收集点,村民还是不会往垃圾收集点里扔垃圾,依然是哪儿方便哪儿随手扔”,谭人任说,村镇垃圾处理的一个很大的难点就在于提高群众的卫生环保意识,目前,尽管做了很多的宣传工作,但是收效甚微。“环保意识的转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采访中有村委村干部说,目前留在乡村里的基本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少,环保意识的转变更为困难“,但是不转变也不行,以前没有这么多的生活垃圾,但是现在每天都要处理大量的垃圾。

“现在最理想的,就是推广垃圾减量分类,”谭人任讲,台山目前的垃圾分类仍然停留在简单粗犷的垃圾分类层次上面,“可以回收利用的塑料品、金属制品等再进入到中转站前就已经被回收的人处理掉了,剩饭剩菜类也基本上都是拿去做饲料喂猪。”谭人任介绍,江门市目前探讨,计划在开平与台山试点,由供销社成立一个回收公司进行有补偿类的回收,将电池、灯管等有毒类垃圾集中回收处理,“比如一个电池给一毛钱,一个灯管给一块钱,这样花出去的钱都比不花钱造成的污染要好处更多。”

垃圾分类,不仅仅是台山,更是国内绝大多数乡村面临的问题,“广州早就开始试行垃圾分类,但也并不成功”,谭人任讲,垃圾分类的细化对于市民来讲都并不现实,对于村镇一级来讲,也不现实。

更多还是塑料污染

根据记者了解,目前,村镇产生的垃圾中,最多的还是塑料垃圾,在绝大多数的垃圾堆中,占最多的仍然是各色塑料袋以及泡沫盒。“即使在20年前,卖肉仍然是用草装的,这些都可以降解的,”谭人任讲,以前农村的垃圾都是随便填埋,可以降解,不存在污染,而现在,塑料袋等石油制品难以降解直接影响大乡村垃圾的泛滥,即使焚烧以后,残留物仍然有毒,“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源头上控制起来,在日常生活中较少塑料垃圾的使用。”

据了解,垃圾焚烧易带来二次污染,其中危害最为严重的是二口恶英,这也是垃圾焚烧设施环评阶段遭到设施周边公众反对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焚烧过程中产生的炉渣,虽然毒性危害不及飞灰和烟气,但不经任何处理,直接用做农用肥料,还是存在潜在危害性。而在实际的处理过程中,仍有不少村民传统地认为,垃圾焚烧是一种比较先进的垃圾处理方式,“很多人不了解垃圾焚烧带来的危害,认为这样简洁。”

中转站与处理厂距离远

目前,纳入生活垃圾转运处理范围的区域主要为台城街道的市区建成区、各镇的圩镇及工业区和部分城中村。大部分农村地区的垃圾由自然村或者村委会自行处理。

但有些村庄离下豆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厂距离较远,容易造成运输过程中的二次污染。“北陡、深井最远的距离到垃圾填埋场有120公里,运距太远再送上来处理就不现实了,”台山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城乡建设管理股副股长谭人任说,本身收运垃圾就是为了避免污染,但现在每天把垃圾收运上来,运输的过程中就会出现污染,同时,运送费用过高对相应的村镇来讲,也是一个负担。“垃圾填埋场最好是控制在40公里以内,运距过长也是不科学的,”谭人任说,距离下豆坑垃圾填埋场最远的北陡、深井、汶村等镇将垃圾运至下豆坑明显不现实,目前采用的仍然是传统的填埋以及焚烧方式处理垃圾。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现有的垃圾收集设施以垃圾池、垃圾桶等敞开式收集设施为主,规划范围居民家庭生活垃圾以上门收集后由垃圾车转运至转运站的形式收运,而在目前,已经建设好的垃圾压缩中转站有水步、大江、台城、四九、冲蒌、广海、斗山,其他地方还在选址建设当中。而在台山的4041个自然村,考虑到市镇资金不足,各自然村在垃圾收运方面各不相同。

海岛垃圾转运困难

川岛,是台山知名的旅游胜地。岛上的居民中年轻一辈大多选择在城市里住,本地原住民并不多,垃圾产量相对较少,大多垃圾主要在游客区产生。目前上下川岛各有一个垃圾堆放场,堆放场内多为点火焚烧垃圾,部分村庄则把垃圾集中后直接进行焚烧处理。而在上川岛,部分海滩仍能看到有垃圾堆放,还有部分垃圾则直接倾倒在岛上山谷里,岛上并没有垃圾处理厂。

根据《台山市城乡生活垃圾收运处理设施专项规划》,上下川岛的生活垃圾强化分类处理,对于分类出来的其他垃圾(废塑料、废织物、有害垃圾等),通过压缩打包外运或是岛上填埋的方式进行处理,而在垃圾收运处理设施投资上面,这两种方式的主要区别在于是否需要购买垃圾运输船、是否需要在岛上建设垃圾无害化处理填埋场。而根据计算,规划期内,实行垃圾岛上就地填埋方式的设施建设费用比压缩打包外运的费用高1000万元。而从转运方式来看,实行岛上就地掩埋方式处理垃圾费用比采用压缩打包外运的处理方式稍低。

据悉,目前小海岛生活垃圾的处理大致有三种方式:一是在岛内粗放式处理,即直接在岛上填埋或简易燃烧,川岛现状的垃圾就是以这种方式进行处理;二是垃圾打包出岛,如珠海万山群岛、惠州大辣甲岛等;三是将生活垃圾分类,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如日本列岛,我国鼓浪屿等。

据了解,上下川岛地少山多,土地资源紧张,如果分别在2个海岛上建设小规模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则处理设施建设运营费用高;但若将垃圾全部运送在陆地填埋场处理则运输费用太高。因此,结合海岛海岛垃圾中易腐垃圾(海产品垃圾)含量高的特点,最理想的办法则是参照鼓浪屿等海岛的垃圾处理方法,强化垃圾生产分类,将占垃圾总量比例较大的易腐垃圾分拣,将剩余的垃圾压缩后打包,由航船运至三咀码头,再转运至陆地垃圾填埋场进行处理。

“海岛上建设小规模卫生填埋场处理生活垃圾的总体费用较高,且小规模填埋场的日常维护难以到位,如垃圾渗滤液等容易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参考国内外海岛垃圾无害化处理办法,建议上下川岛采用压缩打包外运的方式处理生活垃圾”,谭人任告诉记者。

垃圾处理费用征收难

另外,目前各镇收取生活垃圾处理费难度并不小,村民普遍认为生活垃圾处理是政府的责任,理应由政府负责解决,目前仅有少部分镇的农村开征垃圾处理费。

根据《台山市城乡生活垃圾收运处理设施专项规划(2012—2020)》测算,如全面完善设施建设(运转站、垃圾收集点、运输车辆)需投入8949万元,建立一个垃圾卫生填埋场需投入9000万元,另外全市每年运营费用高达5412万元。台山市作为一个欠发达地区,对于台山市市镇两级来讲,这一笔费用并不小。

“不收费还有一个不好的影响,产生垃圾的人认为无所谓,反正不用我的钱,”谭人任讲,根据原则,谁产生垃圾,处理费用谁负担,不仅可以减轻政府垃圾处理费用,同时也可以控制垃圾的生产量。

探路求解

“户集、村收、镇运、市处理”的斗山模式

“斗山目前在江门市村镇垃圾处理方面,应该是走在最前的”,斗山镇市政建设管理办公处主任徐伙生讲。从新台高速斗山收费站到斗山镇政府所在地,马路沿线没有看到有成堆的垃圾,在斗山墟周边的村庄里,垃圾随处乱扔的现象少见。

有村民告诉记者,五六年前附近随处乱扔垃圾的现象仍然非常严重,山塘边、马路边随处都可以看到垃圾,垃圾堆积如山,污水横流,村民苦不堪言,而在现在这样的情况已改观不少。

2008年,斗山镇投入100多万元建造了占地1000平方米、设计超前的多功能垃圾中转站,日处理量可达80吨。垃圾中转站于2009年2月运营,每天将镇区收集到的垃圾运往市里的垃圾处理厂处理。徐伙生介绍,实行“户集、村收、镇运、市处理”后,该镇每日垃圾总量达50吨,但环卫车欠缺给环卫工人的工作增加了难度,也不利于卫生的整治。针对这一情况,20 11年下半年,斗山镇委、镇政府领导发动旅美乡亲捐资6万多美元,购买了20辆高档环卫车,为圩镇配置两辆,为每个村委会各配置一辆。环卫车每天6时至8时到各村收集垃圾运回中转站,9时至10时,再用大车将垃圾运往市里的垃圾场处理。

目前,斗山镇18个村委会中,已经有10个将生活垃圾转运至斗山垃圾压缩中转站,再运送至下豆坑填埋场,其中包括斗山镇社区,每个村委会基本上都有三到五个生活垃圾收集屋。目前,斗山镇超过60%以上的村级生活垃圾能够运送至中转站,在进行无害化处理,覆盖人口达到4万人,按照计划,在2014年前,斗山镇所有村委会生活垃圾都将纳入到现有处理模式中。

各村与镇签订合同落实环卫经费

“垃圾处理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经济问题”,徐伙生说,其实从根本上来讲,斗山之所以做得最好,也在于收费问题的解决。目前,斗山镇环卫处与各村委会的收费模式不尽相同,斗山各村镇与斗山镇环卫处签订合同联动的村委会都相应建立起一套环卫工作的规章制度与落实环卫经费的来源,目前,各村委会环卫经费的来源有四种方式:1、村民每人每月交一元二角卫生费(秀墩模式)2、自然村收入开支(其乐模式)3、村委会全包开支(大湾模式)4、村委会、自然村公共开支(浮石模式)。

在与秀墩村委的垃圾处理合同中,2013年全年的垃圾处理费用为8400元,按照规定,秀墩村每天只准运动一手扶车的垃圾到中转站,这一费用由该村村民承担,平均每人每月缴纳1.2元的生活垃圾处理费用。

同时,在与浮石村委会的合同中,浮石村一年上交斗山城管办的垃圾处理费用为2万元,而这一费用则由浮石村委会集体经济收入承担,村民并不需要再缴纳垃圾处理费用。

“每一个村的经济状况都不同,经费收不起来,农村垃圾肯定就搞不起来”,徐伙生讲,目前,斗山镇在垃圾处理收费模式上更倾向于“秀墩”模式,产生多少垃圾村民自己负担多少,相比较而言,浮石模式那样并不现实,“各村的经济不同,经济好可以全部给,但是如果过几年经济不好了又是问题,相比而言秀墩模式可以一直搞下去。”  

编辑:杨瑞雪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