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泵阀资讯 >

海南农村的真实蜕变 - 美财社

时间:2014-01-02 08:20来源: 作者: 点击:
>>  > 

海南农村的真实蜕变

日期:2013-11-26 10:35:45 作者: 出处:海南日报 

 

 

 

  

  垃圾清运车到琼海嘉积镇文山园村村口,将垃圾站的垃圾收集转运。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定安高林村村景。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张茂 摄

  海南省省行政村今年基本实现“村村通”,乡村公园如玛瑙般散落在广大农村,农民在蓬勃发展的乡村游中分得一杯羹……海南农村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村庄变美了,村民变富了,村风变文明了。

  今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就改善农村人居作出重要指示。我们注意到其中有这样几个关键词:农村生产生活、农村特色、传统文化、基础设施、整治、美丽乡村等。

  海南农村,既有全国农村都存在的普遍性问题,也有自身的特点。在谱写美丽中国海南篇章时,海南应如何从骨子里改变农村面貌?

  连日来,记者深入乡村田头,看乡村变化,听农民心声,寻城乡差距,为海南省继续改善农村人居提供参考。

  基础设施

  农村公路: 水泥路通上最高村庄

  心酸往事:琼中什寒村村民黄秋梅记得,1996年,她出嫁时,“爬”红毛镇到什寒村陡峭的山路,用了3个多小时。

  南开乡高峰村,白沙海拔最高的村庄,远远看去,犹如镶嵌在绿色仙境中的天上村庄。

  因为高、因为远,高峰村很长时间没有路进出。祖辈们都沿着南开河进出村庄,到南开乡政府,一个来回路上要走16至20个多小时。

  有时候南开河涨水,路就更难走了。村民符亚玉说,1974年,他在南开乡中学上学,放暑假,清晨7个同村同学一起回家,半路刮起了台风,河水越涨越大,淹住了河岸,没法走。他们只好绕到山上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天亮,才继续往家里走,直到下午才到家,饿了一天一夜。

  世外桃源不能与世隔绝。2001年,在政府和村民的努力下,一条盘山土路,从高峰村通到了牙南公路(牙叉至南开公路),全程46公里。不过,山路弯曲,土路颠簸,汽车进去也需要四五个小时,如果遇到雨天,泥泞不堪,汽车进出困难。

  “再过一段时间,我们这里就能够通水泥路了,进出就方便多了。”符亚玉说。两年前,政府为改善高峰村的交通,又启动了道路硬化工程。

  “46公里的路已经硬化了33公里,还有13公里。盘山公路,修得不易,进度缓慢,得看天修路,一下雨,就只能停工。这条路,前后修了两三年。”白沙黎族自治县交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

  方通村、方老村、方红村等3个自然村的环村公路已经建好,等待着与进村公路相连。

  而琼中最“高”村庄红毛镇什寒村,盘山公路已全是水泥公路。而在5年前,这里还是一座封闭的村庄。村民黄秋梅记得,1996年,她从五指山嫁到这里,从红毛镇到什寒村的山路很陡,用了3个多小时,“爬”进了村子。

  政府“看得见的手”———8年投70亿元修村路

  建设成就:全省行政村今年基本实现“村村通”,中部山区90%以上自然村通了水泥路;在农村饮水工程、灌溉水利、农田整治等方面也加大了投入力度。

  “从20世纪50年代起,中国在一个贫困的农业国的基础上,通过推行工农产品剪刀差和从农村集中大量剩余劳动力成规模地投入基本建设,得以在20几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国家工业化的资本原始积累。农业、农村、农民几乎承担了工业化的全部成本而没有参与分享收益,导致城乡差距拉大。”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温铁军在其主编的《中国新农村建设报告》中写道。农村基础设施一直存在投入不足、有效投资与管理缺失等问题。进入新世纪后,政府提出城乡统筹,将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必须的资金要素“摁”回农村。

  2006年以来,海南省累计投资约70亿元,推进农村公路通畅工程和县道砂土路建设,完成里程1.6万公里,今年全省行政村基本上实现“村村通”。而在中部山区,在老、少、边、穷地区等发展政策资金的支持下,90%以上的自然村通了水泥路,农村基础设施大为改善。

  此外,在农村饮水工程、灌溉水利、农田整治等方面也加大了投入力度。

  卫生

  文明村庄:农村也有美丽公园

  治理思路:创建文明生态村,从治理农村生活切入,通过开展整治脏乱差、改造危房、改水改厕、硬化道路、绿化美化等,改变农村落后的人居。

  “脏乱差”曾一度成乡村村貌的代名词。2000年,一场旨在改善农村、提高农民文明程度的文明生态村建设,在琼岛拉开帷幕。创建13年来,海南不少农民,也像城里人一样,有了公园休闲场所。

  11月8日,沿着村头的鹅卵石小路,走进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湾岭镇金妙朗村,古榕树下,村民坐在木凳上休憩,桌上摆着茶水。

  每天吃过晚饭,村民陈玉香都要和乡亲们坐在树下乘凉,聊聊柴米油盐。“这里原本杂草丛生,蚊虫很多。今年3月,政府出钱,村民们出工,把村前的树林整出了一座小公园。”陈玉香说。

  今年,琼中出台了《琼中乡村生态公园建设实施方案》,建设乡村休闲公园33个。在琼海,“田园城市”的概念也被提出。琼海市有关负责人说,要把广大的农村打造成散落在田间的珍珠和玛瑙,交通、旅游业像项链一样把散落在田间的珍珠和玛瑙串起来,城乡一体化发展。

  “文明生态村创建活动从治理农村生活切入,通过开展整治脏乱差、改造危房、改水改厕、硬化道路、绿化美化等,改变了农村落后的人居。”省文明办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海南省已建成文明生态村1.4万个,占全省自然村总数的60%。

  乡村文明标本兼治——— 村民的“思想造血”

  典型案例:为改变人畜混住、粪便遍地状况,定安居丁村决定将猪舍建在村外,为改善村里治安,干部进村与“失足”青壮年谈心聊天,引导他们转变思想。

  走进定安龙湖镇居丁村,道路干净整洁,一排排猪舍建在村外,村里头还有一座亲水休闲园。“两年前,村里的很糟糕,到处都是牛粪、猪粪,污水横流、蚊蝇乱飞。许多村民甚至把猪羊养在自己家里,混住在一起。”居丁村村民小组长陈宁说。

  “整改过程,并不容易。”陈宁说:“比如,统一把猪舍建到村外,实现人畜分离,许多村民起初不同意,他们担心猪放在外面,会被村里一些游手好闲的人给偷走了。”

  为打消这层顾虑,政府从村里治安建设入手,成立治安联防队。不过,这只是治标并不治本。定安县又在居丁村开展了“思想扶贫”,县、镇、村三级干部,进村与“失足”青壮年谈心聊天,并扶持“浪子回头”的年轻人,引导他们转变思想。

  经过几年努力,居丁村的治安开始好转,也好起来了。陈宁说,只有村民文明了,村庄才会文明起来,才会吸引人。

  休闲农业

  致富有道:村民吃上旅游饭

  一个缩影:海口龙鳞村在创建文明生态村基础上,成立农家乐专业合作社,开发乡村旅游,3年累计接待游客逾10万人次,村民收入增长三分之一。

  乡村洗尽污垢,尽显天然姿色。良好的生态,优美的,独特的民俗,古朴的民居,海南乡村渐成旅游新兴市场。

  海口市琼山区三门坡镇龙鳞村,村前有一60多亩的小湖,面湖依丘并列11巷,每巷七八座房舍,多为中厅两厢单层结构,前有台阶后有庭院,户户厅门敞对,一望到底,独具特色。

  2007年初,龙鳞村创建文明生态村,美化庭院,硬化道路,改水改厕,重新恢复了美丽容貌,引来城里人纷至沓来。

  见到商机,2010年龙鳞村村民集资入股11.8万元成立了农家乐专业合作社,开发垂钓、热带水果采摘、种植、绿岛骑行等乡村旅游项目。3年来,已累计接待游客10万多人次。

  合作社负责人唐吉说,休闲旅游开展后,更为村民增加了三分之一的收入。

  即使远离城市的琼中最“高”村庄什寒村,也成为旅游景点。冲沙村小组的王国敏、苗村村小组的李政富,在政府扶持下,分别经营黎族农家乐和苗族农家乐,每月收入上千元。

  发挥乡村天然姿色———特色旅游带动农村发展

  海南探索:海南探索一条通过旅游业带动农村发展的新模式,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增加农民家门口的就业机会,增加农民收入。

  海南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余升国表示,很多国家通过推动工业过密地区的工业向农村地区转移,实现农户兼业,以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国内的浙江、广东等省份,也是通过工业向农村转移,增加农民家门口的就业,来拓宽农民收入来源。在其他地区通过工业化转移发展农村时,海南开始走一条通过旅游业发展农村的新模式。

  “休闲农业,关键在农业、农村,整合农村现有资源,将其作成旅游产品。”海口市琼山区墩插村世外桃源休闲农庄负责人张建波说,企业可以将周边果园纳入到农庄的规划、推广之中,一方面丰富农庄旅游内容,另一方面也为农产品拓宽了销路。

  省农业厅企业发展处处长陈良说,农民不仅可以通过休闲农业提高农产品附加值,而且还能在农庄从事酒店服务、餐饮服务、果园管理、种植辅导员等行业。

  2012年,海南休闲农业企业已达到148家,资产总额51.77亿元,从业人员1.41万人,其中农民就业人数0.86万人,全年累计接待826万人次,营业收入6.6亿元。

  农村教育

  思源模式: “拉平”城乡教育

  成绩对比:昌江思源学校:2010年,学生在思源读一年,中考平均成绩54分;2012年,学生三年均在思源就读,中考成绩达84分。

  4年前,张如月,这位昌江十月田镇王炸村的女娃,从未想过自己能够获得这么多奖项。

  2010年9月,张如月,从王炸村小学,转到昌江思源学校读四年级。此后,她陆续获得了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活动一等奖、海南省第三届农村小学生英语口语大赛一等奖、海南省小学生书法比赛一等奖……而在王炸村小学时,“电脑”、“英语”、“书法”,对于张如月来说,都是极其陌生而遥远的。

  当许多城里家长因孩子过度上网而担忧时,海南大部分农村学生却从未见过电脑,甚至没有听过。由于经济水平不高等历史原因,海南城乡之间、市县区域之间教育发展不平衡。

  2008年,省委、省政府启动了教育扶贫移民工程,并得到香港言爱基金的捐助,建设思源学校,用于接收自然条件差、基础设施薄弱的贫困自然村和处于生态核心保护区的边远村庄的中小学生。

  思源学校不仅在硬件设备上与城市学校比肩,师资力量也可媲美。为获得更好的师资力量,海南省向全国公开招聘思源实验学校校长和学科带头人,并开出了校长年薪12万元的条件。一批批来自江西、湖北、江苏、西安等省市的优秀校长和教师前往思源。外地教师的加入,带来了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经过数年努力,城乡学生之间的差距开始缩小。昌江思源学校校长孙玄拿出了一份表格显示,小学生成绩逐渐与县城小学学生成绩靠齐,并最终持平。中学,2010年,考生在思源就读一年,昌江思源学校中考平均成绩54分,考上高中21人,无人入围省一级高中;而2012年,考生三年均在思源就读,中考成绩达到84分,其中2人满分,考上高中135人,其中入围省一级高中42人。

  据悉,至今全省已先后三批在15个市县创办了24所思源学校,总计在校生4.3万名。

  教育繁衍文明———从改变陋习开始

  教育理念:外聘优秀人才担任校长和老师,带来先进教育理念,改善了农村的教学质量,也改变孩子一些不好的学习、生活习惯。

  取消麻雀学校,集中到城里就读———思源模式,也曾遭受批评,批评者认为路途遥远,远离父母,不利于孩子成长,而应该就近改善农村学校教育质量。但是,如果深入农村,就能发现,思源模式对于海南来说,是非常成功的农村教育模式。

  记者在采访时,看到两幅景象。一是某农村小学,学校墙面、桌子脏兮兮,学生下午4时放学后,就在村子里玩耍,不愿回家做作业,家长也无所谓“能读就读,不读就回来割胶”;另一是定安县仙沟思源实验学校,课桌椅干净整洁,课堂上教师提问,学生们积极举手抢答。

  “海南农村,民风淳朴,但在教育观念上相对落后,很多家长不重视教育。人的观念是受影响的,如果学生不脱离农村,很难改变。”一位从内地到海南农村支教的教师说。

  思源学校是公办寄宿制学校,让学生脱离了农村的生活方式。孙玄说:“教育学生,也是要从养成教育开始,改变过去不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培育学生的竞争意识和学习能力。”

  “儿子在县城思源读了两年,明显能够感觉到变化,不仅成绩好了,也比以前更懂礼貌,学习更自觉了。”琼中红毛镇什寒村邓秀莲说,思源教育真好。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